照片:1996331日 浦东派琵琶大师《林石城、高虹师生音乐会》现场(北京音乐厅)

2005126号是中国音乐界的悲痛日子,也是中国琵琶界一颗巨星的陨落 我的恩师浦东派琵琶大师、教育家林石城先生仙逝。今年整整15年了。在15周年的纪念日子里,我想写一篇文章,分享一些鲜为人知的真实故事,以悼念恩师对我的培养和恩典。怀念恩师!感恩一生!


我常常说:“我的父母给了我生命,林先生给了我艺术生命。没有林先生就不会有我的今天“


我与林先生第一次相遇是在1982年北方片民族音乐大奖赛的活动期间。当时只有18岁的我正在河北省艺术学校音乐科上学,师从琵琶教育家樊华丽老师。我们音乐科民乐班的全体同学都赶到济南市观摩学习此次比赛。活动期间樊老师带着我拜访了很多像陈重、秦鹏章、吴俊生等琵琶知名人士,到琵琶演奏家大师下榻的酒店房间上小课。因为樊老师是林先生的学生,所以也有幸安排了跟林先生上小课。

我当时真的激动得不得了。我不敢相信如雷贯耳大名鼎鼎的浦东派传人林先生就在我的眼前给我上课。林先生给了我一份《出水莲》的谱子要我弹给他听。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出水莲》这首曲子,也从来没弹过。我看着陌生的谱子开始识谱演奏。也许这首曲子是客家音乐的缘故,恰巧我是河南人,弹起来非常顺手。

不久,有一位从东北来的琵琶教授也来到了林先生的房间。她在听我们上课不久,就赞扬地说:“到底是林先生的学生,弹得真好啊。名师出高徒!”。其实当时是我才第一次跟林先生上课还不到一个小时。

也许,这位老师的一句话启发了林先生。他当即问我是否愿意参加他第二天的琵琶讲座做为示范学生演奏《出水莲》。我当时吓得差点没哭出来。因为,来自全国各地的艺术团体和知名院校的演奏家、教授、学生都要参加这个讲座,让我这个完全不知名的学生在这么重要的讲座中做为示范演奏的学生可以说是天上掉下来的“千斤重量” 。 还好,“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我毫不犹疑地就答应了......

就这样,这首《出水莲》就与林先生接了缘。我常常告诉我的学生《出水莲》是我最喜欢的音乐作品,因为它是我与恩师结缘的音乐作品。

照片:高虹在中国北方民族音乐观摩赛林石城大师琵琶讲座中做示范演奏现场。1982年中国济南

1979年至1985年河北艺校六年学习后,我以优异成绩留校任教。河北艺校对新留校的教师非常重视。从1985年秋季开始河北艺校送我到北京跟琵琶大师上一对一的小课,提供从石家庄到北京的来回火车票和10元人民币的学费。经过樊老师的引荐开始跟中国琵琶大师刘德海教授私下学习。

每两个星期我就会买一只石家庄扒鸡和10元人民币到刘老师家上课。最有意思的是,刘老师祖籍是河北沧州,他特别喜欢吃扒鸡。有一次,刘老师告诉我:“以后你别再给我10块钱学费了,你就给我拿两只扒鸡就可以了”。我也真傻,真的每次提着两只只有8块钱一只的扒鸡就到刘老师家上课了。现在想想,我真的太不懂事了!


就这样到刘老师家上课大概半年之多的时候,刘老师告诉我他要到美国演出,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上课了,他建议我到中央院找个琵琶教授上课。理所当然,我就转到了中央院跟林先生上课了。

记得1986年四月底的一节课,他问我要不要报考中央音乐学院。我当时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因为我知道中央音乐学院实在是太难考了啊!我小声地回答说:“我很想”。但是,我根本没有真正去考虑。

5月初的一天,我在艺校刚刚给学生上完课,看到林先生寄来的一封信。信上说:“我已经给你报了名参加北京的初试,请你准备一下考试的作品吧!” 啊?!我当时感觉就像地震了一样,天旋地转!

一周后我就心惊胆颤地去北京参加了初试,成功地晋级到复试,然后接到了文化课考试的通知...... 就这样,林先生把我“选送”到了我梦中的艺术天堂-中央音乐学院,成为林先生的弟子!

照片:琵琶大师林石城先生与高虹在中央音乐学院的合影

在中央音乐学院上学的四年中,除了每周到林先生家上课外,我每天吃完午饭或晚饭我都一定会到住在食堂旁边的家属楼的林先生家坐一会,听师母聊天。

当时我的身体不好,每天到林先生家对面的传达室熬中药治病。有一次,我妈妈从山东找到一副秘方中药,吃得我天天流鼻血,脸肿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林先生看我的样子马上告诉我必须马上停药,而且还特意为我开了一个解药的秘方。我到西单的中药店买了林先生开的中药,吃了以后症状全都消失不见了。所以,林先生不仅仅给了我的艺术生命,他还用他的祖传秘方救了我一命!


林先生对待我犹如女儿一般,什么事情都处处关心照顾。记得恩师的女儿嘉美结婚的时候,我是他唯一的一个在校生被邀请参加在中山公园举行的婚礼活动。在我结婚的时候,他特意送我了一个纯天然水晶项链作为我的婚礼礼物,至今仍不舍得戴,一直珍藏着。

照片:1994年与恩师和师哥林嘉庆一家、秦鹏章大师、中国音协杜先生和中美友好协会何先生家人在北京聚餐。

大学四年一晃而过,度过了我一生最美好的大学时光。记得毕业那年因为我是全优生,是民乐系准备推荐的四位保送研究生的其中之一:戴亚(笛子)、严洁敏(二胡)、章红艳(琵琶)、高虹(琵琶)。据说,当时戴亚已经吹得太好了,没有老师胜任就没有保送;严洁敏因为是二胡、作曲双专业也没有保送。最后就取决于章红艳和我之间的选择了。

当时,林先生一直在保送研究生的事情为我费心。他亲自到终身院长赵渢先生的家讲述我的情况。赵讽院长听了以后非常感动,最后还特意为我写了一封推荐信。最后因为种种原因,我最后选择去了北京歌舞团担任琵琶首席和独奏演员。

由于我钟爱教学和学术研究,到团不久我就选择了去日本留学,研究中日琵琶比较学。林先生非常支持,马上为我写了推荐信。

记得当时在东京学艺大学面试笔试的时候,笔试还没有开始,东京学艺大学教授日本著名琵琶大师考官就在教室里问:“谁是高虹?”我马上回答:“是我”。他看了我一眼,一句话没说过就走了。我当时很纳闷。面试的时候,15个考官轮流问问题,我当时才到日本不到8个月用不流利的日文回答所问的问题。但是,当时我就有预感我可能被录取了。因为那位日本琵琶大师告诉我:“从今以后你会每天看到有几位从中央音乐学院来上学的中国学生了”。

果真,一个星期后,我就接到了东京学艺大学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我很震惊,因为那年一共有300多人报名,但是只有两个名额。后来得知,原来是我的三封推荐信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因为这三封信都是中国音乐界的泰斗:浦东派琵琶大师林石城教授;中央音乐学院终身院长赵渢教授;中国著名指挥家秦鹏章大师。

“高虹既练就娴熟的各种技巧,也能从乐曲内容出发,把每首乐曲的曲神韵,恰到好处的表达出来,使听的人得到美的享受。她既能演奏传统古曲,也对现代新曲有独到的表演,尤其极有事业心。为人也热诚待人。" 浦东派大师林石城先生的推荐信节选

"高虹演奏技艺深厚,感染力强,为不可多得的青年传统音乐表演艺术家” 中央音乐学院终身院长赵渢教授的推荐信节选

东京留学刚刚一年,正准备到东京学艺大学上研究生之际,我被邀在1994年到美国纽约、克利夫兰、丹佛、匹斯堡等10个城市做了琵琶独奏音乐会的巡演。巡演后不久就结婚了,就没再回日本完成我的学业。虽然是我的一个遗憾,但是考虑到留在美国弘扬中国琵琶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虽然万事开头难,但是还是值得的。就这样,1994年开始了我的美国的艺术生涯。

刚到美国不久,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使我决定一定要请恩师到美国巡演。首先,报答林先生在我琵琶艺术路上对我的栽培和支持;第二,恩师去过世界各地巡回演出,但是唯一遗憾的是没有到美国演出过。所以,我当时第一想法就是报恩,第二实现林先生的心愿。

1996331日经林先生的精心策划成功地在北京音乐厅举办了《林石城、高虹师生音乐会》,揭开了美国师生音乐会的美国巡演序幕。那天晚上,北京音乐厅高朋满座,来自全国琵琶界和音乐界的1000多位知名人士都前来观看。其中包括中国音协主席吕骥先生、吴祖强、冯光钰、邝宇忠、王惠然、王次炤、张强等琵琶演奏家和教授。

那天是我艺术生命中最难忘最荣幸的一天。记得当晚我是第一个上台开场演奏林先生的《龙船》,结果,万万没想到,刚弹了一个音,一弦突然断了。我连忙跑到后台,直接从林先生的怀里拿过他抱的琵琶,重新返回舞台开始演奏。直到前几个月前,一位著名旅美青年演奏家还与我提起这件事。她说:“当时,我只有8岁,我妈妈带我去看了您和林先生的师生音乐会。当我看到您从容地从后台拿着琵琶走向舞台的时候,我和观众一起使劲地拍手,我的小手都拍红了。至今仍然是我印象最深的音乐会”。

照片1:1996331日《林石城、高虹师生音乐会》节目单 照片2: 中国音乐界知名人士为音乐会书写的题词 照片3: 音乐会后与音乐界知名人士合影 照片4: 观看音乐会知名人士签名


音乐会后的第三天,我与恩师坐上直飞夏威夷檀香山的飞机,在夏威夷大学成功演出了美国巡演的第一场师生音乐会。随后,又到西雅图、圣保罗、明尼阿泼利斯等城市成功地举办了美国的巡回演出。

1996年林石城、高虹师生音乐会美国巡回演出夏威夷大学首演琵琶二重奏《三六》视频

1996年西雅图演出后合影。
 
每次看到这张在西雅图演出后的合影,都会想起在西雅图演出的情景。特别是看到他给我寄来的照片上写着"小虹爱徒留念"的签字,我都会感动得掉泪。


历时两个月的巡演,林先生建议在明州的最后一场音乐会上最好有一张专辑发行可以给观众留下音乐音响。很快,我与恩师到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家有名的录音室,录下了一张《海青拿天鹅》的师生琵琶专辑。这张专辑除了都是林先生浦东派的代表作品外,其中还有最珍贵的《行街四合》和《三六》琵琶二重奏的两首作品。因为,林先生刚到美国有时间差,他为了增加一些琵琶二重奏的作品我们可以在巡演中演奏,他一到明州就开始写作。第二天的凌晨三点在我家的厨房的饭桌上谱写了这个二重奏作品。所以,这个《行街四合》二重奏作品的录制是我与恩师在美国的世界首演和这张专辑的首录。


另外一首作品是《春江花月夜》。这首作品是林先生为琵琶、古筝而写的二重奏,在北京音乐厅《林石城、高虹师生音乐会》中由林先生和著名古筝演奏家李萌教授演奏的版本。当时我的家里没有古筝,所以,我就用中阮代替古筝与林先生录制了这个从未演出过的琵琶与中阮的版本。1996年专辑第一次发行的时候因为考虑整张专辑都是琵琶的作品,所以,这个录音没有录入专辑。

2020年新冠疫情发生后,我宅在家中清理过去的材料,找到了这个作品的录音母带。我兴奋地完全跳了起来。马上找人把DAT磁带转成数字音响。因为,我始终没有忘记1996年林先生对我说的话,他说:“等我走(过世)了,这张专辑就更有价值了。因为这张专辑的音响是最好的,我演奏的这个《海青拿天鹅》录音也是我最满意的。最好能在世界范围发行“。我马上跟世界著名的英国ARC Music唱片公司的老板联系。没想到,不到两个小时,老板非常激动地回复:“当然可以!我们以最快的时间在全球发行!”

2020925日在世界音乐享有盛誉的英国ARC Music唱片公司在全球发行了这张具有历史意义的琵琶师生专辑并在全球专辑排名中上榜Top 40全球最新最佳专辑。20多年的今天终于实现了恩师的夙愿!我想恩师在天堂一定会非常欣慰!

照片:2020年最新专辑封面和封底

1996年林先生对这张专辑首次发行特别重视。他亲自设计封面、亲笔题词、选择曲目。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不同意用彩色封面,因为那样造价太高,所以我们选择了两种颜色的蓝白封面。

在录音的时候,凡是我的独奏,他都会拿着谱子一个音一个音看着谱子听我弹。如果有一个音没弹好,他一定要我重弹,而且不允许录音师剪辑。因为他说美国人不懂中国音乐,如果剪辑的话一定剪不好。所以,这张专辑的二重奏和各自的独奏都是没有经过任何剪辑的录音。着实是一张难得可贵的一张琵琶专辑。1996年初次发行时就被欧美权威认定为“20世纪最经典的琵琶专辑!

照片#1: 1996年的首次发行专辑的封面(中文字体由林先生亲笔题词)照片#2: 1996年明尼阿波利斯《星坛报》采访专辑发行的报道

自从定居美国后,林先生特别关心我的事业。1997年我第一次与印度塞塔琴音乐家跨界合作录制了《早晨》一曲。因为那时是我第一次与塞塔琴合作。演奏塞塔琴的音乐家Shubhendra Rao是著名印度音乐家香卡Ravi Shankar的得意门生。香卡看到我们的合作视频后,非常激动地半夜打电话给Rao,说他认为这是他听到的最优秀的跨界作品。

我们听到印度大师的鼓励以后也特别激动,但是我很担心林先生会反对这样的跨界合作。恰巧我回国探亲,我就小心翼翼地在北京的林先生的家里让他听我们的录音。当时我已经准备好被“批评”了。没想到林先生听了以后面带笑容嘿嘿嘿地笑着说:“你把琵琶带到了美国,为琵琶的传扬做出了贡献”。哇!我当时真的一下子如获珍宝,得到了林先生对我在世界音乐跨界的肯定和支持。从此,弘扬浦东派琵琶和做跨界世界音乐的合作成了我一生的奋斗目标!

 

2002年高虹与印度塞塔琴音乐家Shubhendra Rao的跨界合作《早晨》现场实况视频 (美国 Walker Arts Center 明尼苏达)

照片:1996年林石城大师和高虹在美国明尼苏达的家里

同时,林先生也非常关心我的个人生活。林先生在我的美国家中住的几个月的日子里,除了我们的巡回演出以外,我特别幸福地每天同他一起练琴,跟他学习琵琶还学习了遗失多年的《婆媳相争》。这首失传多年的经典名曲也是林先生在我家居住时亲自心传口授的一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记得最有趣的是,我喜欢睡赖觉,我住在房子的二层,林先生住在一层。他每天六点左右就起床了。他怕吵醒我睡觉,每天自己抱个琵琶到地下室练琴。因为美国家里的楼房多是木头材料盖的,隔音效果非常差。所以,我每天都是在林先生悠扬的琴声中被叫醒的。您想想,一个中国琵琶泰斗在练琴,你这个小小的学生还能睡着吗?所以,只要听到林先生的琴声,我就会马上起床拿着琴跟他一起练琴。就这样在美国的几个月中度过了我艺术生涯中最珍贵的时光!


一日为师 终身为父。林先生真的就像父亲一样常常给我写信,我刚到美国演出忙还没有时间要孩子,但是,他很挂念,特意给我寄来一封信是给我们开的保养身体的祖传秘方,希望我们早点有孩子。

有的时候,林先生还特别幽默。他到了美国总是转向,突然有一天他问我:“为什么美国的太阳从西边出来呢?” “为什么美国的星星比中国多呢?”“为什么美国的雪在太阳底下不化呢?”。因为我初到美国不会开车,所以,除了巡演以外大多时间都在家中。他风趣地说:“高虹,你把我软禁在美国,所以,我们可以每天一起练琴,我每天给你上课了……”。

如此慈祥温暖的情景,犹如电影常常在我的脑海中,特别是对于我这个从小离开父亲的人来讲,他真的如同我的亲生父亲一般。每每想到这些,我都会红了眼眶。

照片:林石城大师写给高虹的部分信件

恩师仙逝15年中,我从未忘记过林先生对我的期待,一直在为弘扬中国琵琶不懈的努力,为的是报答恩师对我的恩。

恩师仙逝15年中,他的慈父般的笑容从未在我的脑海里消失过,我与恩师的恩缘将永远铭记心中。

三生有幸能够成为恩师的弟子!愿大师千古!愿恩师九泉之下安息!永远感激我的恩师林石城大师!

照片:1996年林石城大师和高虹在美国巡回演出期间的留念

照片:林石城大师和高虹在中央音乐学院的留念

琵琶独奏《海青拿天鹅》林石城大师演奏

 

琵琶独奏《龙船》高虹演奏